http://firkho.com

邪恶动态图黄色污污的亚洲做性视频在线观看

污污的亚洲做性视频在线观看

污污的亚洲做性视频在线观看

黑色的丝袜套在笔直的双腿上。一条高叉的黑色衬衣不但凸显了她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

那傲人的饱满,以及隐约的骆驼趾。更是晃得我头晕目眩。喉咙发干!

传说人有206根骨头,而在这一刻我有207根。

我今年都25岁了。然而还是一个处男,什么时候见过这么香艳的场面?更何况余诗婷还长的这么漂亮!

她也知道我已经醒了,一脸冷傲的向我走来。手上还拿着一根大概有两尺长的皮鞭。

捆绑?皮鞭?兔女郎制服?

我的心理掀起了惊涛骇浪,难道就是因为她有这个癖好,所以才把男人给吓跑的?

“我好不好看啊!”忽然她趴在我的耳边低语。妩媚如丝!

那带着淡淡体香的兰气,加上妩媚的语气,让我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下身聚集。

我刚想说话,可是她没有等我开口,便冷喝一声:“狗奴才!”

狗奴才?

“啪……”一声刺耳的鞭子声,她手里的皮鞭在我的手臂上绽开,一条深红色的痕迹浅显出来。

“你有病吧?”我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来真的!那一皮鞭下来,那火辣辣的疼痛。

“回答错误。!”余诗婷如同一个冷艳高傲的女王,居高临下。

“嘶……”手臂上传来的疼痛感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很好!”余诗婷冷眼看着我,眼中充斥着征服和快意!

她抬起左脚踩在我的大腿上,然后整个人往前移,呼之欲出的大白兔在我眼前乱颤,再次勾起我的欲望。

她盯着我的眼睛,忽而俯身在我耳边冷语:“你不要忘记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协议!”

她的话就好像是一盆冷水一样的泼在我的头上!

我还有十万块捏在她的手上。

这是一笔救命钱。

“好……看!”我低下头,心中的愤怒和痛苦交织。

“叫我主人!”又是一皮鞭下来。

我心中痛苦,双手紧握,怒火在心底燃起!

我只想赚点钱给老爸治病,我做错了什么要受这份罪?

忽然她的脸慢慢的向我靠近。

她要做什么?

她居然解开了我衬衫的纽扣?

下一刻,余诗婷突然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她的手绕过我的脖子,搂着我!然后对着我的耳垂吹了一口热气!

我虽然已经二十五岁了,可是对于没有谈过恋爱的我来说,怎么可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我的呼吸也跟着变重了!直接就顶在了她的大腿上!

然而余诗婷忽而停止动作,又拿起了手里的皮鞭,一皮鞭挥了下来……

“你个变态!”

余诗婷的这番动作,像是一根火苗,彻底点燃了我心中苦苦压抑的一切,我怒吼着。

啪!

然而下一刻,皮鞭再次降临……

一手勾引,一手皮鞭,余诗婷沉浸在这种变态的快感中!

我看着这个女人,心里发誓有一天一定要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

……

半个小时后,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她心满意足,我身心俱疲!

她丝毫没有理会我的眼神,抽出一根女士烟,抽完了之后,才过来帮我解下了手上的绳子。同时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叠钞票甩在我的脸上,说道:“今天我玩的很爽,这些钱拿去治病!”

我怒视着她,然而身上的伤痕和心中的痛苦让我已经无力挣扎。

第二天我是被一阵电话声吵醒的,我拿起手机,电话那头传来了老妈的声音:“小翔,你寄给我的钱我已经收到了!可是还差一些,这可怎么办啊!”

“放心吧,妈。我来想办法!”昨晚的一切让我心中苦涩,但为了老爸,我却不得不继续这场荒唐的婚姻。

“小翔,你告诉我,这一笔钱你是怎么来的?该不会是去做违法的事情了吧!”妈妈的声音里有一些担忧之色!

“妈,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去做那些事情的!我已经找到工作了,这一笔钱是找老板先预支的!我老板很看中我,他说只要我帮他搞定这个项目,那么接下来的十万他也完全可以先预支给我……”为了不让妈妈担心,于是我编了个谎!

“小翔,那你可要谢谢你的老板!而且一定要踏实努力的工作下去,他可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啊!”妈妈感激涕零的说道。

“我知道的,妈!”感谢她?我恨她还来不及呢!当然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可能跟我老妈说的!

一阵寒暄之后,我让妈在照顾爸的同时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然后挂掉了电话。

说实话,我现在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恶魔。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要忍受这样的日子多久!

这个恶魔太可怕了,身体上的疼痛或许我还能忍受得了,可是精神上的摧残,我根本无法忍受。

可是为了老爸的救命钱,我却无法逃避!

我现在住的是余诗婷家,这是一套两层楼的别墅,位于苏杭市的别墅区段。

在苏杭这么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怎么也得有个一千多万吧。这让我相当的好奇。余诗婷从事了什么样的工作?

起床洗漱一番。

昨晚被她那么折磨,害的我早上起来就觉得头有点重,鼻子上也一直挂着两条毛毛虫。应该是有些感冒了!

我打算去吃个饭的。可是鼻涕堵住鼻孔让我相当的难受,于是我抽出了几张卫生纸擤了一把鼻涕,我眼睛的余光却落在了放在角落的脏衣篮里。

脏衣篮里的那一套衣服就是昨晚她穿的那一套兔女郎的套装以及贴身的衣物。我的眉毛一挑,然后鬼使神差的将它拿在手里。

虽然已经失去了温热,可是上面却依然留着余诗婷身上的味道,那味道就好像是青青草原的纯洁清香。

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昨晚余诗婷穿上她时的香艳画面。小林伟翔又是昂首挺胸起来。呼吸声都不由自主的变重起来!

虽然说我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可是因为家境的原因,我还真的没有谈过女朋友。

女性的用品更加没有机会接触到!

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啪哒!

洗浴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余诗婷睡眼朦胧的站在门口,当她看到我此时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

我实在没有想到余诗婷竟然还在家里。

 文学

此刻我的左手拿着她的贴身衣物,右手上还拿着刚才擤鼻涕流下来的小纸团,而且手里最关键是我脸上那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

余诗婷的表情由刚开始的惊讶,然后又转变成了厌恶。

“我要是说,我手里的纸是用来擤鼻涕的你信吗!”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思想肮脏龌龊的下流胚子。你马上给我滚!”余诗婷的几乎咆哮一般的大吼道。

我连忙将衣服扔回到脏衣篮里,然后说道:“这里面真的是鼻涕,不信你闻闻。”

我手里的纸还没有到她的面前,就已经被她拍走了。“你个恶心东西,不要拿他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如果我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的话,那么被这样骂我也就认了。现在的我顶多算是未遂而已。可是此时的余诗婷根本就不听我解释。

“给我滚过来!”

她直接转身回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我只好跟着坐在了她的对面!

“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就自己自觉的滚出去。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协议!”余诗婷警告道。

“是是是!”想起协议,虽然愤怒,但我不得不屈服。

“我看你也就是闲着没事干才会整天想七想八,出去找一份工作吧,一个大男人整天窝在家里算什么事?”余诗婷轻飘飘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余诗婷双手环抱在胸前,她的身上又是穿着一套薄薄的夏季睡衣,胸前那两只小白兔晃得我口干舌燥。

这个女人上辈子绝对是一个狐狸精,举手投足就能拥有这样的诱惑力。不是狐狸精是什么!

她看着我,幽幽说了句:“我帮你找一份工作吧!”

“不用,我有手有脚。我自己会找!”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受她支配。

“随便你!”余诗婷没有多说,起身直接上楼了,只剩下我一人待在客厅。

不过余诗婷的话倒是提醒我了。

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余诗婷身上,我要出去挣钱!

我大学学的是摄影专业,这是我的爱好。我的父母当初相当的支持我,在我入学的第一年他们将家里的老黄牛卖了给我买了一台佳能EF-s18。

虽然只是入门级的单反。可是我却一直用到了现在。所以我要是去找工作的话。也自然是从事摄影专业的。

我的毕业于一个三流大学。这让我在找工作比较麻烦!在当今这个社会,要以摄影赚钱,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就是加入一家影楼给别人拍拍婚纱照拿拿死工资。

第二条路就是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这一条比较麻烦。不仅要拥有强大的资金支持。而且还需要一定的名气。有资金有名气之后,大家才会来找你拍照片。然后从中获取利润。

失业半年。我也算是想明白了。无论梦想有多么的远大,都要脚踏实地,从最底层坐起。

想通了这一点。我就利用一上午的时间给苏杭市很多家的影楼投了我的简历以及我自己的一些作品!

没有想到的是在我下午的时候就收到了好几家的面试邀请。让我明早过去面试……

晚上我睡的很舒服,余诗婷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将我拉去调教一番。

睡得好,精神自然也好了。吃完早饭。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然后直接赶往面试地点。

这一家影楼名字叫“相爱一生”,在苏杭似乎还挺有名的。

给我面试的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徐欣。

徐欣是一个大概三十岁的中年少妇。

岁月丝毫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三十岁的年纪肤质却丝毫不输于那些二十多岁的小姑娘!

今天的徐欣穿着一套普拉达的时尚套装。一头长发随风飘扬。我隐约可以闻到她的发香。

从她进入面试室,她的目光就一直在我的身上打量着。

我挺直了腰板。对自己的相貌还是比较满意的,用当今一句很火的话。我就属于小鲜肉哪一类型的!精炼的短发配上一套卡宾的蓝白相间的格子衬衫让我显得青春洋溢。

可是徐欣看我的眼神有些贪婪,就好像是猎人见到猎物一样。

“那个徐总?”我被这样的眼神看的有些心里发慌。

“啊。不好意思啊。有一些失态了,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年轻的小帅哥了!”徐欣收起了贪婪的目光。坐在了我的对面。

“……”面对这么直白的话语,我有些尴尬!

“别叫我徐总了,叫我徐姐吧!”徐欣笑着说道。

“好的,徐姐。那个我投给你的简历你看了吗?”我问道。

“你给我发的那些作品我看了,无论从光线还是构图来说都算挺优秀的。”徐欣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过有一个问题,你应该知道我们‘相爱一生’的主要业务是写真以及婚纱摄影!可是你发来的作品都是风景、动物等一些的摄影作品!”徐姐笑眯眯的说道。

“我明白!不过我还是希望徐姐能够给我一次机会。”我认真的说道。

“当然,我这个人最喜欢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了。”徐姐笑的有些狐媚。她在桌子下的脚还有意无意的蹭了我一下!

很快我就被徐姐带到了一间摄影棚里。灯光背景以及摆拍的道具一应俱全。

在这间大改五六十平米的摄影棚里,只有我跟徐姐两个人。徐姐亲自上阵当模特。

当我将灯光以及摆拍品都摆好了之后,徐姐已经换上了一件服装回来了。她选择的是一套白衬衫搭配黑色长裤的装扮。

徐姐有着很强的镜头感。她只要站在那里,就已经是一幅画了。

我拿起单反相机就是拍下一张。

徐姐又开始连续摆起了好几个POSE,那气场比起维密模特都是丝毫不差。我的摄像机快门不断的按下,一张张照片就已经拍下!

不过徐姐似乎并不满足于此,她的手开始解开了衬衫上前面的两个扣子,在那衬衫下面并没有任何的防护工具,胸口那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就好像是宇宙黑洞一样,深深的吸引着我。

我的手一抖,这一张照片直接失了焦。

我连忙又补上一张,可是我的心乱了,无论怎么拍照片质量都非常的差。

徐姐的年纪虽然有些大,但是她也绝对是完美的美女!相比于余诗婷,她更加的有味道!而且身材方面当然就更加的优秀了!

我本以为这应该差不多了,但是徐姐不但没有叫停,反而更加的豪放的继续解开纽扣。

她每解一颗纽扣,我都要咽一口口水。她那具有模型的身体对于还是处男的我来说拥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我的鼻腔里好像一直有蚯蚓在爬着。小林伟翔又很不听话的抬起头。为了掩饰这个尴尬,我只能躬着身子完成拍摄。

当她用手在黑色长裤的裤头拉下露出一半的黑色小内内时,我感觉自己有些头晕目眩,差点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徐姐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状态,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我面前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可能是天气有些热,所以中暑了……”我慌忙的找了一个借口。

我的大脑严重缺氧,脑袋里都是徐姐的身体。这真的是太丢人了!

她将我扶起来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说道:“我先去看一下你的作品,你先在这里坐会整理一下情绪。”

我本来想要拒绝的,因为后面几张照片根本就是没有焦点的。如果这就是考试的话,那么肯定是不及格的!

可是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徐姐早就不见踪影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徐姐拿着我的单反以及一部笔记本过来,她脸上带着笑意。经过半个小时休息,我也好了很多。

徐姐将笔记本电脑放在我的面前,指着那些照片说道:“刚开始拍的那些都还不错,无论是镜头感拍摄角度还是灯光的处理,吸引力也比较强!可是这后面几张照片却连焦点都没有。”

“……”我能怎么说?

我总不可能说因为我流鼻血手发抖了吧。这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我的身体,你的手发抖了?”徐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

看到我这个样子,徐姐似乎很满意!

“从这一组照片,我看得出来你确实有实力以及天赋,不过还是太年轻了。我觉得你应该先历练一下。让你先跟着大卫当当助理你觉得怎么样?”

“好的,没问题!”我没有想到徐姐竟然还是给了我这个机会。

大卫是圈里的名人,算是大师级别的摄影师了。很多一线明星都会选择找大卫拍过照片!我能够跟着他学这怎么算起来都不是太亏吧!

徐姐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并且用手拉着我的小手。笑道:“徐姐我这么照顾你,你可一定要好好努力哦。希望下次你能够帮我拍出一套完美的照片哦!而且尺度比刚才更加大的哦!”

“噗……”我的鼻血又很不争气的喷了出来。比刚才更大的尺度?那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知道作为摄影师,很经常会被邀请一些私拍。可是我实在没想到这机会既然这么快就来了!

果然摄影师是一个吃香的行业啊!

很快徐姐就带我去找了大卫,不过大卫好像并不是太喜欢我!

我的工作无非就是帮大卫摆道具,打光。以及做一些粗活。除此之外,我还要帮他修图。作为前辈,大卫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臭。今天一天都被他训斥的死去活来!

因为巨大的工作量,所以等我忙完之后,天都已经黑了下来!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当我要回过身的时候,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身后!

>>>>本文《欲 望》全文在线阅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